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th Apr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一連三日陰天。天,昏黃黃灰暗暗的。似有雨卻難下,我心如蓋。一周前曾下場喜雨,丈夫發感慨:這是今年第一場春雨。耳聽沙沙,心懷潤潤,想像那茸茸柳綠,青青草香---我吟之:冰雪消融四月初,雨潤大地春復甦。可眼下…… 在網上看到南方的博友們,都陶醉在春天的喜悅裡,盡情盡致地享受春天的美景勝境和繁花簇擁。而我的黑土地尚且春寒料峭,寸草不明。相形之下,真有點傷感,有點灰頭土臉難為情。我癡迷於那樹樹朵朵的美好和友情奉送。就那樣翹著腳,仰著頭,去親密那桃梨海棠玉蘭花、櫻花、油菜、鬱金香……恨不能鑽進去,融進去,沉醉!我可是花迷。 同時也不由的癡想挑理---老天有點不公。幹嘛讓北國總這多清寒,這般春晚。幹嘛讓那木棉、玉蘭、鬱金香在南國香艷年年。就不肯向塞北移遷;都說雪掩梅枝,梅花香自苦寒來。可我們這裡只見漫天盛放千姿百態的雪,哪有梅花放清香梅雪同艷。天若有情,何不均恆一下溫度,或來個南北輪轉。讓南方人來驗雪,讓北國人去化蝶。哈哈--- 這似也不妥,一方水土養一方人。暖有暖的馨香,冷有冷的風光。乖乖地我還是腳踏我的黑土地,馳騁我的北大荒,耐心的等待傾聽這春潮這植被,此起彼伏拔節蘇生的春汛吧。 四月以來,丈夫一連數日下鄉。第一天去,回時我問:野外還有雪嗎?答曰:只背陰處有。隔三日我問:大地見綠了嗎?答:沒有。前天我沒問,其興沖沖地自報:柳已返綠,草已泛青。田野地頭已有婆娘採挖蒲公英。大田里大機械開始播種。 呵 ---我接著暢想:大榆樹樹頭由蓄結紫櫻到綠錢豐盈,大楊樹樹枝由葉芽脫殼到飛綠重重。毛桃花、迎春花、紫丁香白丁香,青滿坡,花遍野…… 抬眼望,天上烏雲聚濃。下雨吧,下雨吧,我的春天爽爽的來。